甘乐_游风颂雅

这儿甘乐,或者叫燕澜曦。不知为何总是掉入冷到北极的坑,甚至有些沉迷原创。有粮吃就已经谢天谢地了。拒逆cp,不是cp
过激派
不过是过激嘉吹啊啊他最棒我爱他一辈子!!!!!!妈妈
常刷凹凸/我的英雄学院/剑三/阿松/魔道 涉猎很广就不多说了
常刷cp嘉瑞/雷安/爆常/藏唐/明唐/osochoro/晓薛/叶王
吹的角色有很多。嘉德罗斯/格瑞/雷狮/安迷修/轰/常暗/上鸣/唐无乐/ichi/oso/亚瑟柯克兰/阿尔/薛洋/晓星尘/蓝曦臣/蓝忘机/王杰希 太多了..orz
别看我吃唐门cp其实我是个万花和苍云吹←尤其雪河盾太。
语c也混不过已经是养老期。
人好相处喜欢点红心和小蓝手。遇到非常喜欢的还会评论赞美太太。

不会点转发哦!!!不会点转发!!!
因为好多太太似乎不喜欢点转发?那就不点好了

横梁上的吟游诗人

•我至今才想起来Aurora不是那种疯疯癫癫的女孩子,虽然有点怪但其实只是“没有女孩子身上特有的活力”。

•说到底我只是想写写Aurora和Retaw并不怎么美好的初见。翻了翻大家的人设,会稍微借用一点的。



白方的一切事物都是白色的吗?

Aurora坐在白王宫殿上方的横梁上,丝毫不觉得这样对于女王有些不敬。她就坐在这里,看看下面偶尔经过的几个人。

房梁是白色的,地板是白色的,外面的花是白色的,连臣子们都穿着清一色的白衣。

他们就不会视觉疲劳吗?

Aurora悄悄在心底又类比了一下黑方。那边似乎更加可怕,黑乎乎的一团,像没有光似的。很显然偏光系的Aurora一点也不喜欢那种地方。

而且黑王也凶巴巴的。

不像这边的小女王,她甚至比自己都小。女王活泼可爱,还有点调皮,重要的是她喜欢诗人——这也是为什么Aurora敢光明正大坐在人家房子顶上。

虽然就算女王不喜欢诗人她也敢照做。

诗人嘛,人们总是拿他们没办法。

不过人们似乎并不清楚所谓的“诗人”只是一个代号罢了,他们只是代表主神旨意的传达者,天知道有几个吟游诗人真的会作诗。

Karr和Cynthia例外。他俩一个吟游,一个作诗,还真是绝配。

反正Aurora跟这两样那个也不沾边,她也从来没听到过什么神的旨意。吟游诗人这个头衔也是Tonopah那个童颜老男人给冠上的,谁知道是不是他懒得要死实在没帮手了才把她拉入伙的。

这么个神圣的身份难道不该庄重玄幻一点吗?比如天有祥云形星位挪移啊什么的。一句话成为诗人也太随便了吧

“请问……”

陌生的男音从下方传来,一下子打断了Aurora的思绪。她看着来人浅蓝色的衣着突然想到:

原来白方的人也不全都穿白衣服啊……

“怎么?”

Aurora就淡淡地望着他,语气中颇有些责怪他打断自己兴致的意味。

Retaw也是没想到女孩做出这样不敬的行为居然还这么理直气壮,一瞬间有点冒充血的感觉,不过他良好的教养仍能让他保持有礼彬彬的样子。

“能麻烦您不要坐在那里吗?”

“为什么?这儿风景还挺不错的,我喜欢”

Aurora看他一脸认真的摸样有点好笑。刚才路过的几个人就算看到她也没敢多问,有的甚至当作没看见匆匆离去了。

胆敢这般放肆,怎会没点儿身份?稍微有点脑子的都明白这个女孩不好惹。

“您……”

Aurora觉得她几乎都听到他叹气的声音了。

“这里毕竟是女王的宫殿,”

“所以呢?”

“您这样做是对女王的不尊敬”

这不是废话么。

Aurora想,我又不是白方的人,对她尊敬有什么意义。

“嗯。说完了?”

这回她干脆看都不看人一眼,十分自然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我劝您最好快些下来”

“不然?”

Retaw是真的要生气了,他长这么大从没见过不讲理到这种地步的人,他真觉得自己忍到现在才动气简直就是伟大。

“不然……就请恕我无礼了。”

Aurora本来已经背过身打算用沉默结束这段对话了,不想一股水流凭空出现缠在身上,悄无声息,以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带着自己就向后坠落

法师?!

太卑鄙了吧!!

突然的袭击让Aurora差点直接就叫出来。

失重的体验并不美妙,这只会让Aurora感觉自己陷入危机。更何况她坐的地方着实有些高了。

这个时候该怎么办??用光完全不对路啊!手杖呢?手杖有什么用??我好像有帽子...帽子什么也干不了啊!!我还会什么来着?!

Aurora在坠落的几秒钟内仍然没忘了胡思乱想,却也没耽误她最后成功平稳落地。

啊,我会控风的来着。

这样想着,周身的气流冲散了水绳,托着Aurora的身体缓缓落地。她一手扶住差点被吹走的帽子,一手拄着手杖轻点地面以保持平稳。

“好险好险……”

终于脚踏实地,Aurora抚着胸前感受自己疯狂的心跳。

还好反应得快…

她抬头,终于看清了少年的脸。白白净净的,一看就是水系。

果然是元素法师……吗

Aurora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无论穿着打扮还是性格抑或长相,都像是在大叫着「我是法师!」的人。

这是什么,生怕别人不知道吗?

“我……”

Retaw感到十分歉疚,他没想到一下子就把女孩拉下来了,还得人家受了惊。

“太粗鲁啦,小心没有女孩子喜欢哦”

Aurora当然清楚对方不是故意的,但是自己确实被吓到了。她就坏心眼地打断人家的道歉,还故意埋怨他,好像自己真是个脆弱的少女似的。

“你给我好好反思去。”

她装作有点小幽怨,就要恼怒地离开。临走还到人跟前,踮起脚戳了戳Retaw的额头

“听见没?欺负小姑娘的法师大人?”

Aurora面上做戏,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愉悦——欺负老实人这么好玩儿的吗?

Retaw看着人离去的背影重重地叹了口气。自己原本只是想警告一下而已,可找到人家小姑娘着实是自己的不对,这事也只好这么作罢。

不过……

Retaw抚上额头刚刚被人戳过的地方

这么无拘无束的,自由阵营的人吗……

那个时候,Retaw绝对想不到,Aurora就是女王的那个诗人好友。那个唯一一个后天被赋予身份的,半吊子吟游诗人。

kkk

名前不燃:

高亮!!!

看到的给k一下吧明天真的修罗场我怕螺丝会顶不住!!!

b站有号的宝贝儿们是时候拿出你们的票了!!!

谢谢!!!!!

就是p2的包子脸小可爱很好认的!!!

义无反顾陷入松沼
同志们我开始从空松boy朝兄松boy发展了
倒不如说六子我都好喜欢【躺平

我就不占tag了x【smoke.
虽然本来就根本没人会看xxx.


假装有人会看的样子xxxx

【代发】短篇•钢琴上的悼亡曲

咳嗯xx
*首先这是代发!代发!代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是良好的行为习惯x】作者是植觉.我只负责修改并整理,然后发到网上.可以叫我甘乐(❁´︶`❁)
*因为我们两个人的风格有很大差异,所以有些地方看起来可能有些怪异xxx请见谅_(:3」∠❀)_
*这个世界观是从一个原创语c群借用而来的,并不是植觉还是我想出来的.人设也都是大家写的.
*背景大概就是在国际象棋的基础上再做些改动.
*群里的小伙伴们如果看到没有自己请别方x写这篇的时候我因为怕授权问题只给植觉看了我写的人设xx
*以及有一定机率写出来长篇什么的_(:3」∠❀)_.虽然这个短篇可能跟想象中的长篇并无任何关系xxx.
*这篇文章是植觉对于这个背景的试写,并不是跟群里的设定很贴切.只有一丢丢的小出入._(:3」∠❀)_就当做植觉的文风试阅吧?.





“钢琴的琴键是成对的。因为,最初的创造者认为,黑白本身就是一对”

琴师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语。难得的是,在白方王后的管辖地,这个却男人有着一副黑色的瞳孔。这给他在众多蓝色眼眸的人中,增添了一抹神秘的色彩。

前不久,黑方的国王暴毙,而他作为潜伏多年的间谍,在现在这样皇褚内乱的时期,连自己的安全都不能保证。实际上身在遥远异乡的他也清楚地明白——黑方,已经名实灭亡。白后早已占领高地。离统一的那一天,已经不远了。

统一,他是该庆幸,还是不幸?

“正如琴键一般,他们本是一对,又何必继续?”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明白那个人话中蕴含的深意。

门口伫立着的人转过身,摘下了头上的礼帽,一举一动争取她暗褐的头发一样优雅。

“是这样吧,沃夫•弗雷德。”女孩的话好像扎在了琴师的心底。

他有些发怵。琴师身处异方,真名无疑于他的底线,将他那层伪装彻彻底底地撕去,暴露在阳光下。

“你是黑方的人?”话一出口琴师就有些后悔。黑方,早就不存在了。

“……是狙击手?”琴师在怀里碰到了一个东西,微凉的金属枪支多少让他冷静下来,等待女孩的回答。

或者,等待死亡。

他的自我意识,本来就不完整。

“不是”沉默了许久,对面的人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不过我的怀里也有枪”女孩清澈的绿眸让他有些迟疑。他不会先一步动手。

如同琴键,黑与白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让弗雷德的精神开始有些恍惚。“你不会是白方的人,也绝不是小丑。那么这位小姐,你想要什么呢?”

琴师看着她笑了笑,终于道出了他自打刚才就就一直埋在心里的疑问。

首领的指示很明显,不论任务完成或是中途失败,身为间谍的人最终都必须消失。只有消失,无论如何。反正这盘棋局还是会糟糕地继续着。而这个已经变得无比糟糕的世界,也只会更加恶化下去。

也许,女孩的旨意才是最终的审判吧,他很早就听过那位诗人的名字了。

对于自我意识不完整却有渴望自由的人,死亡也许才是更好的选择。

“你是——”琴师缓缓地看向那个散发着阳光的角落,他摸了摸已经不能再熟悉的琴键。悠扬的琴声响了起来,更像是一首悼亡的歌曲。

直到,戛然而止的时候。

“Aurora•Dawn,我只是个诗人罢了。”

弗雷德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异。

琴声还在继续流淌着,流淌在这最近接天堂的地方。

琴键高高低低地敲击着,仿佛诉说着古老而又忧伤的故事。

悼亡曲就要终止了。黑与白,永无止境。

——————“请说出您的旨意吧”——————
——————“停止战争而已”——————
——————“是吗?那真是太谢谢您了”——————

[END]

*作者原话:真的不知道写什么才好,直到写到最后都不知道文章大意是干啥(没错我真是渣爆了)。就是一个主张和平的诗人去买钢琴的故事x.同时我其实想把琴师写死或者和女主打一架(听起来好棒)然而章篇不够所以梗又胎死腹中了。说好的甜文呢?!我真是不靠谱的人......。
其实人设就是骨架,而同人是血肉,人设的感觉已经很丰富了,衣着描写很细腻。而我还是不适应黑白棋的设定,所以心里感情仍不饱满。好二!好二!!蹲在坑里吃安利的孩子果然长进不大......。

那么请已经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就尽请期待不一定会不会有的长篇吧?xx
谢谢支持!x